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重读《朝花夕拾》
分享到:
作者:刘畅  发布时间:2011-08-22 19:53:20 打印 字号: | |

要真热起来,夏都也不凉快,正如这里的房价,大有全城同此凉热之势。闷热的夏天,翻出鲁迅先生的散文集,与多年以前相比,又读出些新意。正如妻所说,上学时读鲁迅的文章,有些晦涩,等长大了再看,很多东西又觉得不那么难懂了。我觉得这就是文字的魅力,同一篇文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心情去读,也能读出不同的含义。需要说明一下,此时的我,心情还是不错的。

  《朝花夕拾》收录了《藤野先生》一文,中学时学过,但还真记不清究竟是初中学过还是高中学过,这要让语文老师知道估计会很难过,因为我初中、高中都是她们眼中顶尖的学生。还记得马上要高考了,语文老师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高考作文要想拿高分,必须按我给大家说得固定套路去写,某某人可以例外,你们不要去学他。现在想想,那也许是我屡教不改,老师无奈之下说出来的话吧。其实自己根本无意标新立异,是实在不擅长当时议论文那种写法,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强项是记叙文,特别是夹叙夹议那种。也许真是老天眷顾,当年高考作文最后一条要求是“文体不限”。这在当时确实不多见,通常高考作文是要写议论文的。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一个人要想成功,除了自身努力外,还真得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

  藤野先生严谨、正直、热诚,没有民族偏见的高尚品格,一直为鲁迅先生所称道,作者亦通过文章表达了对藤野先生的深情怀念。我一直相信凭借藤野先生的学识和品格,必定会得到许多人的景仰,人生也会多姿多彩。直到重读《朝花夕拾》时,我同时在网上读到了一篇博文《藤野先生的吊诡命运》,文章的大意是说,鲁迅离开仙台返回东京后,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并入新成立的东北帝国大学,藤野先生因为学历不够被解职,后来回故乡开设私人诊所。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四天前,藤野先生去世。去世后的藤野先生,因为鲁迅及其《藤野先生》一文的关系,被认为对中日友好作出了贡献。1961年,他的家乡福井市建立了纪念碑,1984年,藤野先生的故居被改造成藤野严九郎纪念馆。他生前任教过的大学设立了“东北大学藤野先生奖”。作者最后也不免发出感慨:“藤野先生倘若泉下有知,看到自己死后竟然得到这些荣耀和待遇,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想;早藤野先生十年去世的鲁迅先生,倘若知道自己平生最感激的老师,生前命运竟是那般每况愈下,死后却又因为自己的关系,尽享尊荣,不知道又会写出怎样感人的文章!”

  人生就是这样,对于工作和生活走向,我们无法作出精准的预测,更无法作出妥贴的安排,能够做的,就是活在当下,尽力而为。由于工作的关系,跟单位年轻人接触较多,有些即便平日不怎么交流,但我会认真拜读他们的文章,这也算是一种交流吧。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口音,不同的生活习惯,但是有一些境况可能是共同面临的:陌生的地域、全新的岗位、渐高的生活成本等等。即便大致相同的境遇,不同人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觉得这正是希望和动力所在,有的知足常乐,感到比过去有进步就是一种幸福,也有的扼腕叹息,觉得前路漫漫。对于后者,我真的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可是又确实找不出太让人信服的理由劝慰他们,有时给人举出的例子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和搞笑。所以不常对人说了,在文章里说吧。不管怎样,我觉得保有希望是应该的,也是能够做到的。看似难解的问题,经过努力,总能拨云见日;一时无力改变的境遇,耐心等待本身就是一种选择,对于情绪化的迅即逃离我是不敢苟同的。我基本上也属于“无产者”,所以说这些话也不太害怕招人唾骂。

  “一战”和“二战”后,美国曾出现过不同的文学流派:迷惘的一代、垮掉的一代。没有更多关注他们的文学成就,我倒是对产生这些流派的背景颇感兴趣,因为我实在不希望我的年轻同事成为“被生活压垮的一代”。近几年招录的年轻干警,他们的人生理想和工作信条我不十分清楚,可是他们中一些人的才学让我信服。一次闲聊,我现学现卖一句北宋词人晏殊的一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同事脱口而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把这两句和欧阳修、辛弃疾的词句一起比作治学的三种境界。”对于一些法学理论的研读和理解,他们更为精深。对于实务操作中的问题,他们也有独到的见解。真的为延庆法院能有这样的人才感到欢欣鼓舞,虽然他们也有各样的不足,但是扪心自问,谁又敢说自己尽善尽美呢?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这话很有道理。看到周围年轻同事的进步,看到他们含金量越来越高的文章得以发表,看到他们一个个走上审判工作岗位,我由衷地高兴,我不代表任何群体,只是代表我个人发表“不成熟”的观点: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需要既能仰望星空又能脚踏实地的人,小到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也需要这样的人吧。

  鲁迅先生是这样解释《朝花夕拾》名称由来的:“带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多,但是我不能够。便是现在心目中的离奇和芜杂,我也还不能使他即刻幻化,转成离奇和芜杂的文章。或者,他日仰看流云时,会在我的眼前一闪烁吧。”

责任编辑: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