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清明四月天
分享到:
作者:吴强兵  发布时间:2011-07-21 14:39:22 打印 字号: | |

梨花雨,杏花雾,最是人间四月天。
    小巷里传来孩童叫卖杏花的声音,清脆入耳,推开窗户,细风和着泥土的芬芳掠过面颊,石板小路湿漉漉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是清明时节特有的情怀。乡间的油菜花,伴着轻柔的春风,翩翩而舞;幽谷的红杜鹃,含着清晨微露,噙泪羡春;荷塘的杨柳,镜对清澈春水,俏意蹙眉。万物生长此时,清洁而明净。
    一场清明雨,淅淅沥沥,却使我的乡思莫名徒增。清明那天,凡是有杨柳的荷塘边都十分的热闹,小孩儿们攀柳摘枝的身影,回荡在塘面上的妇人的嬉笑,至清的塘面描绘着头带柳枝花冠的小姑娘的嫣容……每家每户的门楣上都插着两枝杨柳,迎风飘摆,清明插柳也是家乡的重要习俗,儿时这天经常唱着“清明不插柳,死在大门口”的歌谣,却不知道其具体意思究竟是什么,可能是让这一年不好的时运随着杨柳风飘然而去吧。记忆中不能忘却的还有母亲早晨会煮上几只鸡蛋或是咸鸭蛋,在那贫寒的80年代,期盼清明的到来仅仅是能多吃一只鸡蛋,但当我和姐姐将剥好的鸡蛋递给父母时,“你们吃吧,清明节大人不能吃蛋”,回答总是这么简单,心中不禁涩然……
    清明是追思慕远的日子。自上大学后,已经有八年没有回家祭祖了。清明扫墓,家乡并不定于清明节这天,清明前后一周都行,避免雨天上坟。上坟前一天,各家会备好所需之物,香纸、祭品(三荤公鸡、猪肉、鲢鱼,三素豆干、千张、生腐),当然最不可少的还有标子(由红黄蓝三种颜色的纸折叠后剪出,用来插在坟上),老人们常说清明时节先祖会驮着自家的龙旗(也就是标子)游扬州,这也是雨天不上坟的原因之一。清明祭祖是在告诫子孙不要忘记自己的先人,香纸燃起,恍如白蝴蝶漫天飞舞,这是子孙将无尽的思念借助东风寄予先祖。漫山的杜鹃花,映照山野,这是先祖用泪血染成,告诉子孙生当如杜鹃之灿烂。爷爷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七岁时奶奶也不在了,所以对爷爷没有了印象,对奶奶也是仅存少许记忆。在我的记忆中,奶奶精明整洁,对我也是十分疼爱,手脚还利索的时候总爱领着我走亲戚,逢人总是笑着说:“这是我小房里的孩子”。奶奶辞世前,我总是喜欢伴着她睡,她患有严重的气管炎,痰比较多,我就将葫芦瓢放在床头,为她接痰,奶奶逢人就夸我。只可惜脑子里对奶奶的记忆也就仅存了这星星点点……父亲时常提醒我:“你以后离我们远,等我和你妈百老过世后,要回来做一做清明冬至”,起初不明白清明冬至对他为何这般看重,渐至年长,才明白了父亲的用意,这透露着他对爷爷奶奶的思念,也含着对子女的关爱。清明是隔世的亲人的沟通,这里有忧、有愁,更是有爱、有恋,响彻山谷的鞭炮声,是先祖在告诉后人要幸福地生活。
    “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寒窗二十载,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父亲觉着轻松了好些,心情也比以前好多了。为着家庭的生计、儿子昂贵的学费,愁着儿子的将来,父亲过早地衰老了,刚逾花甲之年却貌过古稀,齿落发白、肩佝耳聋,心中绞痛、眼眶湿漉……“爸,可以歇一歇了!”“再辛苦两年,给你减轻点负担,以后你的负担还很重。”哽咽了……我说的是真心话,真的该让父亲歇歇了;父亲说的也是真实想法,不想给我增添包袱。只是这微薄的工资……父母将近暮年,如果他们有幸能够活到八十岁,那么我还有二十年的时间与父母相伴,二十年貌似很长,但与父母相隔两地,真正能陪伴父母的时间最多只能用天来计算了。回到家中,总是想给母亲洗洗碗,但她总是不让,“你去歇着吧,我不要你洗,别糊手了。”真的,我们能为父母洗碗、洗衣的机会是洗一次少一次了。每次临走之前,母亲依然如是,“我来洗一次吧,下次可得到几个月以后了。”这样母亲也就不再坚持了。遥隔千里,细细的电话线连接着我和父母的心,三五天父母听不见我们的声音,就会担心子女是否安好。父母的心真的很简单,不求索取。少给父母一个电话,少为父母洗一次碗,少为父母过一次生日……这些日后可能都会成为我永远的伤痛。莫待他年清明时,“冥寂重泉哭不闻”。
    又是一年清明!

责任编辑: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