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回家过年
分享到:
作者:陈旭云  发布时间:2011-07-06 16:33:28 打印 字号: | |

 回家过年,小小车票一头系着急切一头系着期盼。还记得08年的那场大雪,多年不遇的雪灾封锁了道路,使原本紧张的春运更加拥堵。我攥着手中那张回家的车票焦急不已。火车已经停运一天了,新闻里不时传来列车滞留在途中数十小时的消息,看看手中那张小小的车票,我还是毅然而然地挤进了拥挤的火车站。车站挤满了准备回家的人,提着大大小小行李的,依在椅子上睡着的,焦急地追问管理员交通情况的,时不时还传来孩子的哭泣声。三个小时的等待显得无比漫长。终于,候车大厅传来进站上车的广播声,大家都立马提起了精神,地上坐着的,椅子上睡着的,抱着孩子的都不约而同地挺起身子向进站口走去……车缓缓地开动了,看着“北京西站”四个大字渐行渐远,看着路边的高楼大厦渐渐变成白雪皑皑的麦田,我焦急的心情终于慢慢舒展。被大雪封堵的交通拖延了回家的时间,但心里却感觉无比的温暖,因为家就在终点。过年,最期盼是回家过年,因为家的那头系着父亲母亲无限的期盼。
  回家过年,为的是满足父母盼儿回家的日日思念。从读书到参加工作,离家在外已经有八个年头了。八年里,与父母的交流几乎全靠短短的电话线,但我知道长年在外的我是他们心里的牵绊。父爱如山,静默岿然。从学校步入社会的转折点,选择的彷徨、眼前的困惑、未来的迷茫让我经历了一段最煎熬的时光。父亲来到北京,用无声的语言给了我鼓励和宽慰,让我慢慢走出郁闷的心情,重新走进希望。母爱如海,深邃湛蓝。精明能干的母亲对家庭的付出从无怨言,始终为我和妹妹精心规划着未来。终于有一天,我们成为能够展翅高飞的小鸟,却远离了深爱的巢,母爱依然如涓涓溪流般静静流淌……当得知我膝盖患了关节炎,母亲连天赶制了一幅护膝,里面塞上了厚厚的兔毛,让我能够抵御北京凛冽的风寒。终于,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母亲嘴上不说,但我能看到她满心甘甜。多年不动针线的她精心挑选了一幅十字绣,一针一线,千针万线,一幅半平方米的十字绣硬是不到半个月就绣完了。完工后,母亲打电话告诉我说,上面绣着两艘泊岸的小船,写着“家,温馨的港湾,幸福的驿站”。
  回家过年,重拾那早已远去的点点滴滴美好童年。每年回家的第二天一定要去看望姥姥姥爷,去往姥姥家的路总能勾起我对童年时光的无限回忆。姥姥姥爷今年已八十三岁高寿,但二老却精神的很,大老远就站在门口迎着我们。姥姥家在农村,那时还是一个绿意盎然的美丽村庄。记忆中,道路两旁总是长及腰高柔软的荒草、边上细白的小路,门前有棵开满紫色花朵的桐树,屋里贴满了学美术的小姨的水粉画,屋后是片碧绿的葡萄园。我喜欢听姥姥姥爷的故事。姥爷爱讲一个叫李三的赌汉晚上误入破庙,撞见一头眼大如灯泡的牛精开口说话的故事。姥姥爱讲她小时候,有一年闹饥荒,家里缺米缺粮,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姥姥带着他们姐弟四人外出逃荒,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村庄都没找到食物,正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在一片荒地里发现了一个硕大的“猴头”——一种长在腐质土壤的白色菌类,那个硕大的宝贝让他们填了填饿瘪了的肚子。虽然现在想想,当年姥爷的故事过于神幻,姥姥的故事年代太过久远,感觉恍如隔世一般,但小时候的我总是听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甚至听到“猴头”那一段还忍不住地想象那个雪白的宝贝该是如何的美味。
  回家过年,最香甜是大年三十团团圆圆的年夜饭。“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多少远赴他乡,千里迢迢赶着回家的人为的就是大年三十那顿象征团圆的年夜饭。腊月二十八,就开始为年夜饭做准备了。母亲总是把揉好的面团、搓好的肉丸、拧好的麻花、切好的豆腐、剁好的鸡肉鱼肉摆的满满当当,准备开始煎炒烹炸。听着油锅滋滋作响,顿觉满屋飘香,脑子浮现出麻花在油锅里翻滚直至焦黄酥脆的画面,美味的食物让春节显得年味十足。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要围在桌前包饺子,父亲总会洗干净一枚分币包在其中一个饺子里,据说吃到这个“福饺”来年就有福气。十有八九这个“福饺”最后都被父亲吃到了。小时候淘气,希望自己也能吃到“福饺”,于是偷偷伸出不干不净的手指捏捏哪个饺子里有钱。后来父亲告诉我说,包钱的“福饺”比别的饺子分量重,一定是沉在锅底的,我就海底捞针一般如愿以偿地捞到了那个会带来福气的饺子。年三十要“守岁”,我傻傻地坐到深夜,听着除夕夜的钟声敲响,父亲准时燃放鞭炮,“噼噼啪啪”的炮竹声送走了旧岁,迎来了新春的气息……
  回家过年,最心酸是看到父母一年年老去的容颜。一岁一年,我已从校门迈上了工作岗位,每年回家的时间只有过年的短短一周,正是这一岁一年,父母在一天天变老。我看到父亲隐藏在黑发下面的根根白发,看到母亲不再柔软细腻的双手,听他们讲述每天晨练中的“老年人的故事”,心底翻滚着阵阵酸楚。中学的时候,父母埋怨最多的是“好好学习,不要只顾着贪玩”;大学的时候,父母交代最多的是“跟同学们好好相处,不要老想家”;现在我终于工作了,父母叮嘱最多的是“别有太大压力,下了班也锻炼锻炼身体,不要老惦记我们”。昔日的严格管教变成了如今的叮咛嘱托,岁月将父母坚如磐石的爱打磨成了温润圆滑的鹅卵石。
  回家过年,最幸福莫过于享受家这个温馨的港湾。家,是那个任你使性子、耍脾气,她都给你无限包容的地方;家,是那个无论你变美变丑,成功失败,都张开双臂接纳你的地方;家,是那个即使你在千里之外,暂时将她遗忘,她都在那里静静等你回来的地方。家,只因有了亲人、爱人,有过一同感受过的酸甜苦辣,有着所有肩膀共同扛起的责任,有着共同的美好期盼而显得温馨无比,让人魂牵梦绕……
  春节,要回家过年!

责任编辑:陈旭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