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普法天天讲 | 关于遗产继承那些事儿
分享到:
作者:邢瑾霞  发布时间:2021-04-16 09:27:15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王某与杨某系夫妻,均系再婚,婚后生育二子,即王某1、王某2。后王某和杨某相继去世,留有一处房屋登记于王某名下。

2005年,王某2书写《字据》一份,载明:“我是王某,育有两子。经共同协商,我愿意将我名下的房产以及我的工资收入交于王某1全权处理。我的长子王某2对此支持并愿意放弃财产要求。特立字为据。”王某于下方签字人处签字、捺印确认,王某2、王某1分别于下方立据人处签字确认,杨某1、杨某2、史某分别于下方证明人处签字确认。

王某1表示,上述字据为王某2按照王某意思书写,系王某表示其去世后名下房屋及工资收入归王某1所有。王某2对此不予认可,其称该字据是其本人书写,但字据表达内容为王某在与王某1共同生活期间委托其管理财务事宜,并非处分财产之意,也未有订立遗嘱意思。证明人杨某1、杨某2、史某作为证人参加庭审,均称系于该字据书写后到场并签字确认,未能见证字据形成时的完整过程。但双方对房屋的价值达成一致意见。

经查明,王某生前一直与王某1夫妇共同生活,王某1之妻施某全职在家照顾王某的起居生活,由于其对老人孝敬有加,曾获得 “孝星”荣誉称号。王某1夫妇名下,有一经济适用房,并无住房。王某2表示其夫妻名下有一套60多平方米的单位分房,另在香河有一套房产,该房产有贷款。




裁判结果


王某房屋由王某1继承。王某1给付王某2部分房屋折价款。

本案的焦点在于房屋应如何分割。原《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

具体到本案中,因王某生前未留有遗嘱,故该房屋作为其遗产在其死亡后应作为遗产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由王某2、王某1共同继承。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第一,王某生前一直与王某1夫妇共同生活;第二,从现有证据、各方陈述可以看出,王某1及其妻施某对王某尽到了更多的赡养义务;第三,《字据》内容虽不符合遗嘱的法定形式要件,但行文内容可反映出王某本人对房屋处置的意见;第四,经王某2确认,前述《字据》确系其本人书写,从行文范式上看,亦可侧面印证其对房屋曾有的处理态度。


法官说法


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期待权

的承诺是否有效?


继承纠纷中,当事人以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已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期待权为由,请求确认继承权丧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现行继承法规定放弃继承应当是在继承开始后,实际处理前。但对于当事人在继承开始前作出放弃继承意思表示的,是否能够发生放弃继承的法律效力,法律并未作明确规定,审判实践中存在一定分歧。继承法理论通说认为,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须在继承开始后作出,在继承前放弃继承权的,不产生效力。继承开始前继承人享有的只是继承的期待权,当事人以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已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期待权为由,请求确认继承权丧失的,人民法院原则上不予支持。

故本案中关于王某2书写的“我的长子王某2对此支持并愿意放弃财产要求”内容,即便系王某2本人以己口吻书写的放弃声明,也属于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表示放弃继承期待权,并不意味着其继承权的消灭。房屋作为遗产应当由法定继承人王某1与王某2继承。法院基于王某2从《字据》中侧面反映出其对房屋曾持有的态度以及王某1对老人尽到了更多的赡养义务且共同生活的因素考虑,对房屋进行不平均的分割,并无不妥。另外,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要注意的是,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是在分家析产等合意行为中作出,涉及继承权之外其他权利义务安排,继续享有继承权有违相关习俗并导致显失公平的,人民法院对作出放弃表示方请求继承遗产的请求不予支持。考虑到在我国社会生活中特别是广大农村普遍存在着分家制度,分家协议中往往涉及父母与部分子女就放弃继承达成的何意,甚至放弃继承与其他继承人或继承人以外人的其他权利义务安排相关联,此时如否定该放弃继承意思表示的效力则可能会导致各方利益失衡,且与长期普遍被当前民众所接受的风俗习惯相悖。故对于继承人与被继承人通过分家协议达成的放弃继承的合意,如涉及继承权以外其他权利义务安排,继续享有继承权有违相关习俗并导致显失公平的,可参照德国民法上的继承抛弃契约制度,承认其效力。



 
责任编辑:林益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