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凤凰驼穿越记
分享到:
作者:袁明  发布时间:2021-02-25 15:58:37 打印 字号: | |


我不是什么驴友,顶多算是一个爬山爱好者。我有一个想了三四年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没实现的愿望,那就是登顶凤凰驼,最好是来一个穿越。 

凤凰驼在北京市范围内算得上是一座比较有名的山峰,它位于延庆、怀柔二区交界处,延庆盆地东北侧,延庆区四海镇西沟里村南山顶,海拔1530米,京北第六高峰,为军都山主要山峰之一。凤凰驼南坡陡峻,北坡略缓,峰顶有一块秃俏的巨石,状如凤凰头,因故得名。 

2020年7月19日,穿越延庆四海镇西沟里-凤凰驼-永宁镇偏坡峪的行程终于如愿以偿地成行了。当天早上6点从县城南菜园公交车站乘坐Y19路公交车到四海镇西沟里村下车开始登山,穿越凤凰驼后从永宁镇偏坡峪村出山,等待乘坐下午16:20分的Y24路公交车返回县城。我还是2011年下乡时曾经到过这个村子,时隔九年再次造访,却感觉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我们沿着铺设的水泥路前行,一路上有好多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杏核,我们捡起来用石头砸着吃,味道相当不错。路边长满了树莓,我们当地人管它叫托盘,我和赵班长、李硕一看到就围住一棵树莓摘下红色的小浆果往嘴巴里填,完全不顾它满身的尖刺了。我已经30多年没有吃过这东西了,还是五六岁的时候吃的,那时候觉得托盘酸酸甜甜的,真的是美味。但是现在吃起来感觉除了酸之外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完全不是小时候的味道了。一边见多不怪的张哥也说,这托盘的确是没有早些年好吃了。抬头看看高高在上的凤凰驼顶峰,只见山顶上云雾弥漫,时隐时现,仿佛山是漂浮在半空中似的,偶尔有几束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下来,金光似剑,宛如佛国仙境一般,简直是太美了。但愿老天成全,让我们今天能不虚此行。山沟里有一条小溪,一路上我们伴着潺潺的溪水声和鸟语花香前行,那感觉真的是太惬意了。我们一会儿走在溪水的南岸,一会儿走在溪水的北岸,大家有条不紊的踩着被水浸湿的石块,排队一个接一个跨越溪流,在溪水间来回地穿行。来到一处水坑前,我们蹲下来撩起溪水洗洗手和脸。溪水特别的清,可以直接饮用,饮入口,甘甜清冽;溪水特别的凉,虽然是炎炎夏季,仍能感觉到那种沁人心脾的凉意,凉的舒爽、滋润。溪水中有游来游去的小鱼,还有刚刚长出两条后腿的、黑黑的大脑袋的蝌蚪。想必是山溪中水温比较低,连蝌蚪的变态过程都比平原地区要晚上些日子。 

老天真是眷顾,随着我们一步步的攀登,天气渐渐变得晴朗起来,没多久就云开雾散,阳光普照了。看来今天的时间真的是选对了,天公作美。从西沟里村上山是凤凰驼的北坡,坡势相较南坡比较平缓,爬起来并没有多大的难度,即使是对于我们这些纯业余登山爱好者来说也几乎没有什么难度。累了,我们就找一处平坦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喝点水,吃点火勺、水果,补充一下体力。阴坡长的都是高大的落叶乔木,夏季枝叶繁茂, 所以一路上我们并没有受光晒之苦,加之凤凰驼海拔较高,气温比较低,山风不时的吹来,十分的凉爽,简直就像是待在大氧吧里面,被浓密的植被包裹着。四周潺潺的流水声与鸟叫声交杂着哗哗的风吹树叶声,感觉整个人都要陶醉了。在树荫的庇护下,我们一路向上,队伍中大家天南海北地扯着聊天,有说有笑,一点也不觉得累。虽然有成型的山路,但是路两边的植物十分繁茂,完全覆盖了路面。张哥作为我们的老大哥和向导,一马当先地冲在最前面,为我们探路、打露水,裤腿和鞋子没多久就湿了。早在出发前张哥就提醒我们穿长衣长裤,不然很容易被带刺的植物刮伤。我自己还戴了一副线手套,罗哥没有戴手套,双手被灌木刮伤流血了好几处。

快到山顶前有一处灌木区,长满了成片成片的开满粉紫色小花的杭子梢(我们那里叫杭条儿,割下来串高粱秆篦子),密密麻麻的,满眼都是。杭梢有两米多高,一条狭路从中劈过,穿行其中,曲径通幽,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穿过灌木丛,继续往上前行,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因为到了高山草甸区。和海陀山类似,这是两座山头之间一处比较平缓的鞍部。凤凰坨海拔高,植物分布十分丰富,山顶草甸上开满了各种颜色的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大大小小的种类繁多的野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地采花粉和花蜜,嗡嗡煽动翅膀的声音不绝于耳。我想着秋天一定再来一次,秋天漫山遍野的红叶肯定更加漂亮,五味子、山葡萄、榛子等各种收获也就更多了。 

看到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整个人也兴奋激动起来,对着群山疯狂地大喊大叫,那叫一个激动和欢快啊。看到期待已久的凤凰驼山顶,在群山中格外的显眼,仿佛一只在鸟瞰延怀大地大好河山的凤凰一般矗立在那里!凤凰驼顶峰是一条东西向的山脊,长约四五百米,宽约五六十米,中部低洼(高山草甸),两头翘起,东边有一座几十米高的石头,形似凤凰的头,特别是一张尖尖的嘴巴十分神似,西边有一座山头形似凤尾,到了凤凰驼才真正体会到了凤凰驼这个名字的由来。今天的天气特别好,能见度极高,我们站在这里可以看见怀柔水库,以及大庄科乡的莲花山,还有远处的暴雨顶、冠帽山、佛爷顶、海陀山。虽然从海拔上来说,凤凰驼比暴雨顶、冠帽山、佛爷顶都要高,但站在凤凰驼顶怎么却感觉那些山比凤凰驼还显得高呢,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这山望着那山高”吗?哈哈哈。 

成功登顶后大家纷纷驻足留影,面朝群山,心胸坦荡,真的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环视群山和天空四周奇特的云彩,真的有风起云涌之势。站在海拔1530米的山顶上,吹着凉凉的微风,极目远眺, 眼前一片开阔。蓝天白云下,四周层峦叠嶂,群山环绕, 尽收眼底。绵延不绝的一座座山峦犹如碧绿的墨玉,显得那样素淡简净,如同一幅山水画卷。大家每个人都颇为享受,先前漫长的路途便为这一刻登顶而存在。初次登临凤凰驼的我们除了一句“太美了”,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真的是叹为观止了。凤凰驼最令人流连忘返的不是草,也不是花,而是那种登天架雾之感!白云就在自己脚下飘来飘去,周围的山头时隐时现,宛若自己在云端。远望山下,仿佛整个世界已被自己征服!简直是奇观异景! 那种感觉是没有登上山顶的人所不能体会得到的。   

山顶有两处石头烽火台遗址,被过往的驴友们堆成了类似藏区的玛尼堆的样子。我们也学着藏民们那样,围着石堆顺时针绕一圈,再摞上一块石头。我们俯看山北坡脚下的村子,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这个是哪个村子,那个是哪个村子。山南坡脚下的村子属于怀柔区,我们不太熟悉,所以叫不上名字来。 

下午返城的公交车是16:20发车,时间十分充裕。但我们并没有在山顶待太久,简单地吃完午饭,驻足留影,欣赏欣赏四周的山景我们就准备下山了。为的是一旦走错下山的路,好有时间纠正,以免误了公交车。偏坡峪是永宁镇最偏僻的小山村,交通十分不便,一旦错过唯一的一趟公交车,想回县城可就困难了。即将下入丛林时 大家纷纷回头看了看山顶,依依不舍的离去,因为一旦进入高密的丛林,就欣赏不到山顶的壮丽风景了。去往偏坡峪的路口不十分明显,好在有之前登山的驴友拴系的红布条给我们指路。虽然张哥十几天前刚刚穿越了凤凰驼,但此处山高林密,山路崎岖,四通八达,即使是不久前刚走过的路也不敢百分百地保证能走对。为了慎重起见,张哥还是十分小心地探路,遇到岔路口经过仔细的回想和斟酌再选择路径。如果稍不注意一步走错岔口,说不定就会走到怀柔区的庙上村或杏树台村,再想返回就困难了,再说时间上怕是也来不及了。没想到我们下山十分顺利,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偏坡峪村。下山的途中,我摘了一些树莓装在矿泉水瓶子里准备带回家给小孩吃。到了村里才发现,右手虎口处竟然被登山的木杖磨出了一个水泡,水泡已经破了。 

距离发车时间还早,我们在村口的公交车站进行休整,闲来无事就和坐在村口香椿树下捡杏核的老大娘聊聊天,了解了解村子的户数,人口,作物,收入和风土人情等等,以此打发时间。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真难熬,我们干脆躺在平平坦坦的大石头上睡起了觉,可能是翻山越岭太累了,居然真的睡着了。16:25分,公交车到达村口,我们经过体温检测,排队陆续上车。回去的路上天空格外晴朗,阳光灿烂,朵朵白云像棉花糖似的漂浮在空中,很久没有见到像今天这么好的天气了。 

此次全程走了将近20公里,上山用时三个小时,下山接近两个小时。对于经常爬山的老驴们来说属于初级难度,对于我们这些业余的小伙伴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中等难度。每当征服一座又一座山峰时,内心是很有成就感的,不仅可以领略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和雄伟壮丽,更能挑战自我!

 


 
责任编辑:林益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