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延庆法苑 > 文章
面子
分享到:
作者:延庆法院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5:10 打印 字号: | |

田春林去年年底建成的两层小楼在村里显得非常气派,路过的人们不由得多看几眼,这让田春林心里美滋滋的,感觉非常有面子。

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件事,让田春林感觉非常没面子。给田春林承包建房工程的包工头王大民在田春林家门口拉起长长的横幅,上面写着:田春林拖欠农民工工资。这十个大字就像抽了田春林十记响亮的耳光,想想自己好歹也是方圆几里小有名气的老板,还作为先进典型上过区电视台做过报告,何曾丢过这种人,这让他如何在村里立足,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了出这口气,田春林报警,希望警察把王大民抓起来。警察来了只是让王大民把横幅收起来,关于双方之间劳务纠纷警察建议他们去法院起诉。这让田春林很不满,追着警察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理,警察冲他吼道,咋的,你拖欠农民工工资还有理了?一句话噎得田春林愣在当场再也不作声了。

讨薪未果的王大民只得一纸诉状将田春林诉至法院。成为被告这件事这更让田春林觉得更没面子了,觉得自己祖宗十八代都没进过法院,更何况是作为被告站在被告席上受审,他暗暗下了决心,王大民不给自己道歉,自己是不会痛快地把钱给他的。

法庭上,王大民和田春林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王大民称田春林是无良老板,无故拖欠农民工工资,说如果法院解决不好就要去市里和中央上访。田春林则辩称,自己不是不给钱,只是王大民建的房子有质量问题,房顶漏水,把某知名书法家送给他的书法作品泡坏了,尤其是王大民拉横幅让他脸面无存,自己是一份钱也不会给的。王大民一听更是急了,说拿不到钱就要带领干活的农民工在田春林家吃住,大不了双方鱼死网破。主审该案的徐法官是一个富有审判经验的法官,他适时敲响休庭的法锤,让双方冷静下来再表达意见。

在调解室里,徐法官分别给王大民和田春林泡了杯茶。喝了一杯茶后,王大民和田春林的情绪渐渐平复了,虽然仍在陈述着各自的主张,但已经不像在法庭那样剑拔弩张了。徐法官首先对田春林说,你没有及时足额给农民工发放工资款肯定是不对的,现在中央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强调不能拖欠农民工资,司法部门也加大审判和执行力度,在确保公正的前提下快立、快审、快结,切实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拖欠工程款的行为已经违法了!对建房工程质量问题可以申请鉴定,对书法作品损失可另行解决,但不得以之为借口拖欠农民工工资。

徐法官的一席话说得田春林低下了头,说建房工程质量问题和书法作品损失并不是主要问题,主要是当时自己手头有点紧张所以耽误了几天,没想到王大民就拉横幅,让自己在村里抬不起头,还把自己告到法院,所以自己才拒绝给付的。徐法官笑着说,老百姓都讲究面子,面子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适当讲究面子可以促进人们积极向上,但不正当地讲究面子,可能变为虚荣,甚至可能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须知:要人敬者,必先自敬。这起纠纷的根本起因在于你没有及时给付工资款,丢掉的面子需要你自己挣回来,否则就真的没面子了。田春林听了连连点头,王大民听了也笑了,气氛也更融和了。

徐法官转身对王大民说,你带领一帮农民工兄弟干完活拿不到钱,这种焦虑的心情我们理解,依法行使合法权利我们也支持。但须知任何权利都是有边界的,你行使权利时不能损害别人的合法权利,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你擅自拉横幅已经影响了田春林的名誉权了,而且也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只是给自己增添麻烦罢了。

王大民连连称是,说自己是农民,文化水平和法律意识都不高,一时没拿到钱,手下干活的农民工也催着自己要钱,自己急眼了才会想到拉横幅的下策。他转头对田春林说,田老板,我做事欠考虑拉横幅讨要工资让你丢了面子,要不我给你鞠一躬向你赔礼道歉,可以吗?说完王大民就要站起来鞠躬,田春林一把拉住了他说,老王,这可使不得,话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刚才通过徐法官的明法析理,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今天你能这么说,不是已经给我面子了吗?放心,你的工资款我一份钱也不会少的,明天我就送到法院来。

在茶香氤氲中,王大民和田春林握手言合,双方签订调解协议。又一起纠纷妥善解决了,徐法官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觉得王大民的工资款能拿到了,田春林的面子回来了,双方受损的关系也恢复了,这不正是自己作为一个新时代人民法官所追求的吗?能为老百姓主持公道,为社会输送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徐法官觉得自己作为法官也挺有“面子”的。


 
责任编辑:延庆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