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父亲
分享到:
作者:于丽娟  发布时间:2012-03-07 11:13:23 打印 字号: | |

父亲生肖属马,农历八月初七出生。我的家乡赤峰有一种迷信的说法,八月份出生的属马的人,会是一辈子劳碌命。这说法印证在父亲身上,显得尤为准确,在父亲58年的生命历程中,他一直在不停的忙碌着、忙碌着,直到生命的尽头。

父亲是一位纯粹的农民,他这一生为之付出最多的是他极度热爱的土地事业。付出最多的,父亲当然做的最好,我家庄稼的产量几乎每一年都在村里名列前茅。每年春天开始春耕时,父亲都会根据前两年各种不同的经济作物的收购价格及销量,认真的思考今年应该种哪种庄稼,哪种作物的产量会好,价格会高。在我的印象中,每年秋收,我家的庄稼总能卖出一个相对而言较高的价格。父亲总对我们姐儿俩说,你们走进学校,从老师那里学习来的是学问,种地也是一种学问,何时耕地,何时播种,何时锄草,何时灌溉,这些都是经验。我从父亲的话中充分体会到,原来生活经验也是一门很深很深的学问。

父亲总为兄弟姐妹家的各种事情忙碌着,因此在十个兄弟姐妹中父亲虽排行老五,威望却最高,胜过了我的几个伯伯们。叔叔姑姑包括伯伯们对父亲都非常尊重,每家的大事情几乎都要征求父亲的意见,而父亲也总能提出一些很有见地的建议,对做决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记得几年前,叔叔想在镇上买一块地做点小生意,那时有两块地可以选择:一块在已经很拥挤的镇中心市场的旁边,价位较高,但很繁华;另外一块离中心市场稍远一些,比较荒凉,但地界开阔,价位较低。父亲建议叔叔买稍远一些的地面,说市场已经很拥挤,用不了多久一定会向四周扩展,叔叔采纳了父亲的建议。实践证明,父亲的决定是正确的,一两年后,市场由于过于拥挤向外扩展,叔叔家的店面成为了新市场的中心地界,生意异常红火。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父亲就是这样用他精准的判断及睿智在兄弟姐妹中树立起不容质疑的绝对威望。

父亲对邻里乡亲家的事情同样热情。父亲算是村里的顶级厨师,不管谁家婚丧嫁娶,他都会被请过去,主持宴请客人的一切事宜。父亲年轻时,他会亲自掌勺,用他自己特有的经验精心准备一桌桌美味、精致、可口的于氏家常菜。年纪越来越大了,父亲依然会被邀请过去对小一辈的接班人们进行指导,需要准备多少个菜,几个荤菜,几个素菜,每一道菜的具体做法……。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对于父亲所做的这份事业的唯一印象就是,每次父亲从帮忙办喜事的地方回来,都会带回来很多喜糖。最经典的莫过于黄灿灿的黄油球,圆圆的,金灿灿的,那么诱人,还没开始吃,口水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流出来。那会儿还小小的我,甚至还没有弄清楚这糖为什么会在我家,便已经好几块下肚了,边吃边用崇拜的眼神望着父亲,觉得父亲真的是非常非常厉害。只可惜,黄油球带给我的快乐仅存于小时候,长大以后,便很少有机会吃到那么甜、那么香的喜糖了。

父亲为我们姐儿俩付出了很多。父亲总说,他小学毕业后特别想继续读书,但那时的社会环境、家庭环境都不允许他继续迈进中学的校门,这没有完成的读书的愿望只能在我们姐儿俩的身上继续实现。虽然家里都是女孩儿,但父亲并没有像农村大多数人家那样,认为女孩不应该读太多书,而是用异常坚定的信念鼓励我们努力读书,只要考得上,他就供得起。姐姐和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父亲同样履行着他的承诺,用他睿智的头脑,勤劳的双手支撑我们读完大学、研究生。我家是方圆几十里远近闻名的两个孩子全部考上大学的家庭,每每听见别人用羡慕略带嫉妒的语气夸奖姐姐我俩时,父亲总是骄傲的笑着。父亲有理由骄傲,他用别人两倍的劳累与辛苦,用别人两倍的勤劳与汗水,换来姐姐我们高额的学费;父亲有理由微笑,他用自己的心甘情愿的劳碌成就了两个女儿精彩的人生。父亲就是这样,累并快乐着。

父亲要强并倔强,倔强得有点不懂得爱惜自己。身体不舒服从来不对别人说,也不主动去医院看医生吃药,甚至在胃不舒服两年多的情况下,依然一个人扛着、挺着,这也给了可恨的恶疾可乘之机。在确诊罹患胃癌晚期后,父亲依然没有任何抱怨,没有抱怨恶疾和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没有抱怨妻子女儿对自己的疏忽,他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承受着恶疾带给他身体上的痛苦,承受着将与亲人分隔阴阳两界的心灵上的痛苦,承受着生命即将终结却恋恋不舍的绝望……每每回想起父亲临终前的眼神,我的心就异常的疼,难以言表的疼,无法呼吸的疼,撕心裂肺的疼,流干所有的泪水也不能得到丝毫缓解的疼。这疼痛里面包含了太多,恨自己对父亲的疏忽,怪父亲对自己身体的不在意,怪命运连一个安享晚年的机会都不给父亲……

父亲劳碌了一生,为了庄稼人的本份工作,为了亲人们的家长里短,为了邻里乡亲们的婚丧嫁娶,为了两个女儿的精彩人生,为了他自己认为值得为之劳碌的一切一切。父亲给亲人们留下的印象是亲切随和、远见卓识、谈笑风生,给邻里乡亲们留下的印象是睿智幽默、多才多技、觥筹交错。最终,父亲以这样一种安祥、静谧的方式回归了他钟爱一生的土地,静静地、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宁愿相信父亲依然活着,他只是安静的睡着了。

梦中的父亲,依然忙碌着,忙着春耕,忙着秋收,张罗着李家儿子娶妻,张罗着王家女儿出嫁。梦中的父亲,依然微笑着,依然用他骄傲的语气对我说:“闺女,好样的!”

醒来时,满眼、满脸、满心的泪水。

父亲,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