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梅子黄时
分享到:
作者:吴强兵  发布时间:2012-03-01 19:47:09 打印 字号: | |

夜半时分,青瓦间清脆作响,胜似琴瑟之音,赛若管弦之妙。梦里醒来,再无睡意。听,嘈切错杂,玉珠落盘。及至天明,望着窗外屋檐下的水滴,时断时续,撩起人多少思绪。

又是一个雨天。院内的栀子花出浴后青翠欲滴,苞儿青中显玉,向意中之人喜诉衷肠;怒放素衣含笑,羞羞答答,雨来无避,略有怯意。庭旁荷塘边,垂柳如荫,斜风里衣袖轻舞;莲叶心中,雨露汇而成珠,偶有蛙儿游过,意欲停歇小憩,不意触及荷干,玉珠倾斜而下,这倒使蛙儿受惊不小,蹭地跃起,又随细雨潜入水中,小心绕过荷群,留下圈圈涟漪。

是的,梅雨天来了。江南之梅、江北之杏此时也将成熟,或许是为增添赏青叶黄梅之趣,这时节的雨水格外充沛。诚然,雨中之杏遥挂枝头,绿叶间略露微黄,未熟将熟的更使你难辨其貌,不禁想走近前去端窥嫣容。在这杏黄微雨天里,听断桥下流水汤汤,看极目处微云渺渺,品梅观雨不失为雅事。宅前正南有一山,因其高而得名“大雾里”,每逢阴雨天,即成云雾飘渺之象。雨后微晴,太阳羞怯怯的探出头来,雾气拦截在山腰间,时而升腾,时而漂移;清朗太空中,云彩时而幻化弥罗,俄而显化牡丹,忽而惊化龙爪。儿时寻思神仙应该住在这里,因为书中常说神仙之府必选灵山,多有云雾笼罩,汲天地灵气,益于修炼身心。脑中偶尔闪过踏路寻仙之念,终因胆小而罢弃,时至今日也未如愿,笑言未尝不是憾事。

但雨后登东山白云岩倒不失为乐。沿着清溪畅游在石板路上,道旁尽是劲松、翠柏,烟霭氤氲,似节士显幽风。行至小桥,瀑布倾泻而下,貌似白练,中遇突石,水花散落,溅湿衣衫,顿觉丝丝凉意。落珠在柔阳的斜射下,忽掩忽现道道微虹,时长时短、时宽时窄、时有时无。涧中清澈的溪水,冲洗着光滑的鹅卵石,绕过磐石西去,青苔间偶有几只鱼虾,边觅食边逗玩水草,状甚喜人。

几近山腰,抬头观得白云岩寺,墙上的南无阿弥陀佛豁然醒目,山门微开,见有香火杳渺。寺中往常只有一和尚看守,待到节日时会有山下的乡民担卖香纸,此景稍显冷清。相传该寺建于清朝中叶,盛时僧众达数十人,信徒遍及全县。因洪杨之乱而几毁于战火,往日古迹不复得见,沿途山壁上的佛龛已空,其貌略感悲凉,却可激起人无限妙想。寺依山洞而建,此洞乃佛像存身之地,面积达两百余平,正对门的观音大士,面容安详仁慈,左手净瓶、右手柳枝,教导弟子与人和善,将宽德遍撒乡梓。左右班列童子及众罗汉,听钧旨、佑众生。待到观音大士生辰,未及鸡鸣,即可遥闻鞭炮之声不绝,未及天明,也可远望山中烟硝漫天,思想盛时大概如此吧!

绕过大殿,拾阶登上钟楼,闲坐亭中,远处山岩峭壁陡立,岩缝间的枫树苗在风中摇摇欲坠,低峰尖的苍松则更显遒劲,云霄里不知哪儿来的雄鹰在孤独盘桓。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使我回过神来,身侧的一山洞里满是翠竹,不知竟植于何时,以前从未注意到。若不是这略显嘈杂的鸟鸣,还真要错过好景。洞儿不大,竹子也不是很多,还有部分探出洞外,因面积所限,这里所栽的全是水竹,枝干修长,雨水过多时会略倾,一改往日挺拔之姿,倒让人更觉清爽。洞中雾汽凝成水珠,悬在洞顶、竹枝头,嘀嗒之声,回绕洞中。不知名的鸟儿口衔竹叶,打着口哨,跃上枝头,穿行叶间,嬉戏打斗,热闹万分。突然,不知哪里来的一帮闲人闯进竹洞,鸟儿一阵惊恐,四散而去,好不败兴。

登上山顶,不觉已置身云海。寺中寥寥香火隐约可见,山下的老农牵着牛儿、驮着荷锄穿行在青苗间,家家升起炊烟,依稀有孩童清脆之声传来,原来是吆爹爹回家吃饭了。穷目处,长江恰似玉带飘洒神州,上绣渔舟唱晚。不晓得江南雨巷里,可有伊人倚门翘首,盼得情郎归来!

“梅雨”,其名虽雅,却实令人难耐。梅雨一来,汛期将至,接连半月不断,日头也难得光顾。噼里啪啦、滴滴答答,雨声不曾停歇,尽情冲洗大地,有酣畅淋漓之感。这样的天气着实让人喋喋叫苦,道路泥泞,无法出行。家中潮气难除,湿漉漉的,到处都是霉味,连人都快呆得长出霉来,不过宅男宅女们倒是乐得逍遥。梅雨天里,称其“霉雨”并不为过!不过儿时觉得这样的天气也不算坏,尽管裤腿尽叼着泥巴,衣服也难得有干的时候,但可以尽情玩水,回家还能瞒过父母。最快意的莫过于此时将近暑假,一夜大雨过后,水漫陂塘,多有鱼儿逃出。放学后,那景象直教人热乎!一群小孩脱下胶靴,将书包往案上一甩,欢腾地跃入涧沟,顺着有水草的地方摸起鱼儿来。一会儿就有人大步踩着水,奔岸上而来,溅得其他伙伴满身是水,鱼儿在小手掌间扑腾个不停,小家伙就迅速地将鱼儿塞进书包,压上石头。而我只能站在岸边眼热,因为我从未抓到过鱼,也就懒得去凑那份热闹。不过替大家望风我倒乐意,帮着侦查是否会有父母来袭,家长是非常反对孩子摸鱼的,一则怕弄湿衣服没得换,也怕孩子惹生水着凉。他们摸得起劲儿,我也看得入迷,早已将那茬儿忘之脑后。突然有人大叫“下次不敢了!”原来家长早已从背后赶到,揪起小家伙的耳朵就往家里拽。其他伙伴刚缓过神就四散逃去,让人乐不可支。尽管不会摸鱼,但我会事先缝好渔网,在入夜之时放入涧中,用石头碎物固定好,雨后清晨自然也可喜获丰收。

夜渐深,雨儿初歇。柴门外犬儿啸啡,此起彼伏;稻田里蛙声一片,争先恐后;庭院前溪水潺潺流淌,叮咚作响。雨后之夜格外清朗,倦意袭来,悄然已入梦!

责任编辑: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