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故乡的柳
分享到:
作者:范本腾  发布时间:2011-10-11 07:54:59 打印 字号: | |

  一天傍晚,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特意到夏都公园欣赏西方落日下的妫河晚景。

  落日的余晖亲吻着平静的河面,偶尔一阵风吹过,泛起一道道金色的涟漪,层层叠叠地铺向远方。妫河沿岸植满了依依柳树,与缓缓的河水一起蜿蜒地向远方的群山绵延。浓密轻盈的柳枝在风中翩跹起舞,映在水底,别有一番妩媚。这让我想起了徐志摩的著名诗句:“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我如痴如醉地望着水边摇曳多姿的柳树,慢慢地,我的目光越过群山、无数座城市和村庄,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

  我的故乡是豫东平原上一个寻常的小村庄,那里没有遮不住的青山隐隐,也没有流不尽的绿水悠悠,但故乡的柳树陪伴我度过了儿时的快乐时光。柳树是一种极普通的树,记忆中,老家的堂前屋后、坑沿河边到处都有她的倩影,与陶渊明诗中描述的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并无二致。

  暮春三月,正是家乡草长莺飞的季节,这时候的柳树也已青青满枝头。我和小伙伴们就会爬上柳树,寻找筷子般粗细、笔直光滑的柳条折下,用来做柳笛。做柳笛是一件技术活,但这并难不倒稚气未脱的我们。一般折下柳条后,先用左手固定住柳条的底端,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紧柳条的上端,逆时针方向用力拧。用劲小了,拧不动;倘若劲大了,又容易把柳条皮拧裂。倘若是苦柳的枝条,外面的树皮和里面的枝干是合为一体的,任凭再大的力量也是分不开的。甜柳的就好办多了,需要的就是要注意力道。有的柳条从外面摸着十分光滑,里面却长有暗刺。所以,把柳条的外皮和枝干分开时,一定要小心翼翼地从底端把枝干抽出来,稍有不慎,眼看要大功告成的柳笛就有可能被暗刺划破。抽出枝干后,柳笛基本上就算做好了。这时候需要做的,就是用刀子把两端割齐。用剪刀会更方便些,但在外面玩耍的时候谁会带上剪刀呢?因此,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还是用刀子。一般的柳笛大约七八厘米长,太长了和太短了都吹不响。如果声音不够响亮,还可以把柳笛的一头的最顶端捏扁,把外面的一层树皮用指甲刮掉,这样吹出来的声音更清脆、响亮。每年的那个时候,村里到处都是呜呜呀呀的柳笛声。

  春天的乡村是美丽的。远远的望去,每一个村庄都像是一片小森林,走近了才会隐隐约约地看到红砖青瓦。路边的野花旁若无人地展示着自己的妖娆多姿,青青的野草蓬蓬勃勃地生长着。这个时候,孩子们最乐此不彼得事情就是爬上柳树的枝头,折下柔柔的柳枝,编织成圆环,然后再去路边采集五颜六色的野花,散插在柳环上。这样,一个美轮美奂的柳枝花环就做好了。自然,男孩子是不会戴这样的花环的,一般做好后都是送给姐姐、妹妹或者自己喜欢的小姑娘。而自己,则戴着纯柳枝编成的花环,骑着一根木棍,有时手里再拿支木枪,在村里威风凛凛地跑来跑去,好像自己真是一名凯旋而归的将军。

  日历一页页翻到了夏天,童年的阳光是多么的炽热,但这丝毫阻挡不了孩子们玩耍的热情,尤其是蝉声响起的时候。柳树上栖息的蝉儿最多,因此,村头的一片片柳林就成了我们的乐园。蝉声一响,我们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就开始在一起“密谋”:你负责找到细长的竹杆,他负责调配糨糊,我负责寻觅网兜……一切筹备完毕后,一队人马就浩浩荡荡地往柳林出发。中原的夏天闷热、少雨,蝉的叫声从早到晚都不歇息,好像一场连绵不绝的盛大音乐会。因此,发现蝉的踪迹是极其容易的。找到趴在树枝上叫的正起劲的蝉儿后,先估计一下高度,看看手中的竹杆是不是足够长。确定之后,在竹杆的顶端糊上糨糊,然后慢慢地把竹杆向蝉儿靠近,蝉儿的听觉很灵敏,如果一不小心,竹竿碰到树枝发出了声响,蝉儿立刻就会振翅飞走。蝉儿的动作非常敏捷,出手的时候既要小心翼翼,又得快、准,很多的时候,明明已经触到了蝉儿,但它使劲一挣扎,照样会仓惶逃离。往往一上午下来,收获也就那么几只,而每个人手上、脸上却满是一道道黑色的汗渍。累了,就在柳林里做游戏,最常玩的游戏就是爬树比赛。柳树的树干不太平滑,尤其是老柳树,树干更是粗糙,因此一场比赛下来,肚皮上就会留下一道道轻微的刮擦痕迹,但没有一个人会喊疼。那个时候,不管多粗的柳树,只要能够抱住树干的一半,我就能轻而易举的爬到树梢。日上竿头,该回家吃饭了,要不准会挨一顿骂。于是,匆匆地收拾好东西,带上少的可怜的战利品,兴冲冲地各回各家。

  慢慢地,自己长大了,老家的柳树也越来越少了。每次回家,都会感觉到故乡离自己的记忆越来越远。终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古老的、成长周期缓慢的柳树、榆树、槐树等完全被速生的杨树取代了,望着遍地挺拔的绿杨,我知道故乡彻底沦陷了。

  远山慢慢地消失在苍茫的云雾里,脚下的妫水仍在无声无息地流淌。我下意识地折下一根柳枝,回过神来,不禁哑然失笑:这根婀娜的柳枝,是用来做童年的柳笛还是编织动人的花环? 

责任编辑: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