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干警风采
爸爸的唠叨
分享到:
作者:古章阳  发布时间:2011-09-22 09:18:05 打印 字号: | |

    最近几周眉心和鼻翼上鼓起几个挺红挺大的包,硬硬的,很疼。我觉得是最近工作的事情比较多睡眠不足,再加上饮食不规律引起的,也就不太在意。

  那天,给妈妈打电话问她住院检查身体的事。聊了几句后,妈妈就问我脸上怎么会长包,我随口说可能是压力有点大吧,确实最近在赶材料。刚挂断电话没两分钟,手机又响起来,接起来一听这次是爸爸:“阳阳,听你妈妈说你脸上长了大包,怎么样了?是工作压力大吗?”

  我愣了一下,很奇怪爸爸怎么会给我打电话问这个。上初中开始我就一直住校,工作了离家又远,从小到大我和爸爸的交流并不多,每次都只是给妈妈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

  “还行吧,前段时间事情比较多,现在好多了。”“一定要安排好工作和生活,调整好心态,情绪不好很容易导致身体出现问题。我现在非常深刻的体会到身体健康是有多重要。前两天,我看到《健康之路》节目里提到一位在别人看来开朗乐观的女白领,月薪两万多,赚钱挺多的吧。可是突然就被检查出得了癌症。专家分析说是因为压力过大又无处宣泄,都憋在心里造成的。爸爸知道你工作认真,但是不能因为工作影响心情啊,要学会释放压力……”听着爸爸关爱中略带着一些焦急的唠叨,我突然眼眶温热,有股幸福涌了上来,一些片段的记忆闪现在脑海里。

  我和弟弟小的时候最盼望的就是下大雪。村子里有唯一的一条公路通向城市,路上通行的车很少,下雪后公路上的雪会停留很久不化。每当下雪的时候,爱睡懒觉的我也不管屋外冷不冷,早上五六点钟就爬起来叫醒弟弟,再去把爸爸妈妈喊起来到公路上滑雪。爸爸的力气真大,一手拉着我,另一只手拉着弟弟跑得飞快,我和弟弟高兴地大喊。有时候爸爸在提速后会突然撒手,我们被惯性带得向前滑行好长一段距离,我害怕地大喊“爸爸!爸爸!”弟弟却乐得大叫“飞啊!驾!”爸爸在一旁哈哈笑,也不管我们是不是被甩到雪里。

  一次高三的家长会,本来说好妈妈来参加。我正在教室里看书,门外有同学喊“章阳,有人找你!”抬头一看,爸爸已经站在门口。我见妈妈没来,就问:“我妈呢?”回家后,妈妈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对我说:“你爸爸生气啦,你怎么第一句话只问妈妈怎么没来。”我愧疚地回头,正好看到爸爸正偷瞄我们然后故意背过身去,我忙笑着跑过去以给爸爸捏胳膊捏腿的方式道歉。后来同桌的女同学问我,“你爸是当兵的吧,真高真帅!”给爸爸学舌,他那得意的神情我至今依然时常浮现在脑海里,像个刚刚获得夸奖的孩子。

  上大学后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便捷的通讯功能让我对它爱不释手,每个月都给同学朋友发很多短信,却从未给想起爸爸妈妈发一条。大一下学期的一天晚上,熄灯后我和寝室的几个姐妹正聊得起劲,短信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是爸爸发过来的一串拼音。我有些摸不到头脑,研究了半天,读出来时鼻子顿时就酸了:“阳阳,爸爸想你了。这是爸爸第一次发短信,不要笑我。”那天晚上我反思了好久,认识到了自己的幼稚与不成熟,这条短信教会我,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父母的惦念。

  大学毕业之前,我眼中的爸爸耿直敬业,妈妈有时候会说他性子太直了,不圆滑,而且凡事都亲力亲为。爸爸结实健壮,身体一向很好,一年到头连感冒药都很少吃。两年前,爸爸突然腰椎间盘突出压迫马尾神经,做完手术后很长一段时间双腿没有知觉。几个月后,爸爸可以慢慢站起来,但现在走路也有点踉跄,需要拿着拐杖防止不小心摔倒。年轻时相当帅气、不满50岁的爸爸也因此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瞬间像苍老了十几岁。爸爸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和妈妈一起做饭、遛狗,现在才突然发觉他的唠叨从那个时候就渐渐多了起来。“阳阳,路上要注意安全”……“阳阳,这周末回家吗?你妈妈给你包饺子”……在他的心中,北京城最北边的他离家远的女儿成为了他永远的牵挂。

  岁月不经意地划过,在我们烦恼着长大要承担更多责任,围着工作生活房子票子不停打转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在悄然变老。少了教导,多了唠叨;少了管束,多了牵挂;少了威严,多了依赖。小时候儿女是父母的影子,长大后父母成了儿女的影子。从他们日渐增多的白发里,从岁月在他们脸上刻下的一道道深深印记里,从他们不再挺拔伟岸的背影里,我感受到了爸爸妈妈给与我们的,不管四季如何变换的那永恒的温暖与支持。

  父母的唠叨像一盏灯,给予我们跌倒后再爬起的勇气,为我们迷途的心灵指明方向;父母的惦念似一湾水,包容我们所有的任性和无知,在绝望无助时给予我们生命之源;父母的爱是一把大伞,为我们遮风挡雨,守护我们好好享受人生的每一段成长旅程。

责任编辑:李卫华